非常的麻雀

吴亚鸿 /Goh Ah Ang   《一二三》 2003 叶逢仪作品 70年代末,本地水墨画坛的天空,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麻雀,一忽儿飞到东,一忽儿飞到西,你画麻雀,我画麻雀,大家都在画麻雀。无怪乎一位本地资深画家说了这样的一句话:“麻雀满天飞”。 在我们生活中,麻雀无所不在,随时出现在我们周围。如果说:艺术即是生活,生活即是艺术,那么,麻雀出现在许多画家的画中,好像是蛮自然的。 画麻雀的画家我看过一些,其中叫人难忘而且印象深刻的,该说是那位将麻雀画在衣架、木箱、路牌、电竿线、交通灯上,甚至是云朵和彩虹上的画家。他就是叶逢仪。 逢仪的画中,麻雀会说话,它们道尽人间的喜怒哀乐。画家藉麻雀讲述个人对生活的感触和体悟,作品内涵寓意深远,耐人寻味,很有文人画的特质和时代的面貌。像这样的作品,的确是很特别的。 逢仪是一位追求真、善、美的人,在他的许多作品中都可以看得出来,尤其是那些彩虹上的麻雀作品,更反映出强烈追求美好的一种向往。我们爱把彩虹比喻美好,因为它是难得的。彩虹难得,那是因为它是不可求的,它是无常的。 要看一道彩虹,必得先来一场雨。那我们也无法确保在每一场雨过后都能看到悬挂天边的彩虹。所以,逢仪画家描绘彩虹,丰富了观看者的视觉,具象了欣赏者的想象。 逢仪已成功地为人们画出许许多多的彩虹,让彩虹出现在人们的眼前,让美好留在你我的心中。 麻雀满天飞,要成为满天飞雀中非常的一只,还真不容易呢!也许,看了逢仪的画,你会说:对了,就是这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