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相鸿影》张天相摄影专辑

《天相鸿影》张天相摄影专辑

不久之前,艺术家张天相到我的画室来,谈及他的艺术摄影创作理念与构思,进而说到正在进行的画家肖像摄影专辑的出版,话题很自然的转到他中学的同班同学暨艺坛好友潘国佑画家的逝世。

说到国佑,天相一时喉咙哽咽说不上话来,眼眶之中闪烁着泪光。那一刻,看得出天相与国佑之间深厚的情谊,原来平时有如一条铁汉的天相,其实也有感性的一面。

国佑的骤逝,让艺坛上下都很惊讶和惋惜,让人深深体会到人生的短暂与无常。天相说:照相最能将人生的喜、怒、哀、乐、点点滴滴,真实的保留下来,使之成为永恒的记忆。

人啊,不可能长生不老,所以,在有生之年,觉得该做的事就尽管去做。于是,天相将多年来所拍摄的肖像作品,作了一个较有系统化的整理,毅然决然地筹备出版一本摄影专辑,算是为艺坛做一点事,另一方面,对自己也算有个交待。


身为一个有名的画家兼摄影家,天相挑起这一个担子,希望为当今的艺坛,甚至未来的下一代,留下一些记载着各艺术领域的艺术创作者之真实面目。

享誉国际艺坛的中国摄影家朗静山曾说:摄影和艺术原本是两回事,摄影只是纪录,艺术则是修剪,如何才能使摄影的相片变成艺术作品,那就要靠艺术家的心思智慧,以心灵来连结‘摄影’和‘艺术’。

天相是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来拍摄艺术家,由于他长期专业于油画创作,而且擅长肖像油画,所以更了解一个艺术家的个性和气质,懂得如何捕捉他们的神情和姿态,对于结合摄影和艺术,他都能做得很好。因此,所拍的作品,都具有高超的水准和深湛内涵。

 

天相的摄影专辑,重点在于刻画‘艺术家自我面目’,着重艺术家本身的形象塑造和神韵。天相认为,没有艺术家,就不会有艺术作品,艺术家本身的面貌就是一幅写实的‘艺术品’。在欣赏和研究任何艺术品时,认识和了解作者是非常重要的。

所谓‘相由心生’、‘心由相转’,任何一张脸孔都是各自生命的一个诠释,我们所见到的每一个人的容貌,事实上就是个体生命风格的展现,是独一无二的。

或许,有些人会说,我们的长相是天生俱来的,长得如何,或美或丑,我们是无法管理的。在三十岁以前也许可这么说,但,三十而立以后,一个人就要对自己的那张嘴脸负责了。摄影师有时会面对一个问题。对象不满意自己的照片,他们会说:“怎么把我拍得那么难看?”

今日的容貌,都是这些年来自己所经营的结果,我们还能怪谁呢?相机只不过像一面镜子,反映出一个真相。

从天相摄影专辑中,看到天相很用心于捕捉每一位艺术家独特的形象,尤其是在脸部的表现,显得神韵跃然,同时,在很多作品中,天相也很强调手的姿势。他认为,无论是画家、书法家或雕塑家,他们无不用到手,都是以一双手,去完成自己的创作构思。

我们每个人,除了眸子,要算手最能传情。我们所作的事,很多都用到手,手都在纪录着我们的生活和工作经验。只要一经握手,感觉一下那一只手,是柔滑、粗糙、软弱或结实,手掌的肌肉就会忠实地说出一切。

拥有灵巧双手的天相,打从中学时代,已开始为一些前辈艺术家和友好拍摄人像,其中包括了马白水、刘其伟、蒋勋、拿督蔡天定、杨帮仪、范友卓、陈金沙、许西亚、龙田诗、庄金秀和新加坡的林友权、刘抗、吴在炎和 Brother Joseph McNally 等等。当时纯粹是随性地拍摄,从没想过要编印成册或做些什么。

事隔四十多年,天相所搜集的人物肖像数以千计。这些作品,看了令人赞叹不已,那是一些具有纪念性和艺术价值的照片,如果不编印成专辑,真的太可惜了。

天相终于下定决心,让这些照片重见天日,且能够永远地流传下去。编印专辑的筹备工作开始了,而他也更积极地去猎取新的拍摄对象,决心做好这本马来西亚艺坛上史无前例的艺术摄影专辑

曾几何时,天相皈依佛门,对正在展开着的计划,起了动摇之心。佛说无像,说人身本是臭皮囊。如果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那这些相还拍不拍?

“有相不同于无相,无相又不同于有相,你应该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我说。

“说的也是,艺术本来就是主观的。”天相认真地说。

有主观才有个性。所幸,天相坚守自己的信念和观点,执著于对摄影的偏爱,相拍了,专辑也即将诞生了。

谈及这本专辑的定名,总觉得以天相自己的名字为题最巧妙。“天相”—— 一张上天赋予的面相。而这一张‘天相’,借用了第三只眼—— 相机,把每一个人的自然天相都给拍下来了。

天相他就好比艺坛的捕快,北上南下,处处捕捉各个艺术家独一无二的脸孔,就这样,谱出了《天相鸿影》,一本搜集众生相的摄影专辑。

如果说艺术是不朽的,那么,天相的摄影专辑则是一本演活了许许多多不朽之作的背后那些灵魂人物的剧本,让创作者和作品一样,永垂不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