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亚鸿/Goh Ah Ang
《帘下双雄》


到斗鸡,想起自己的一个亲身体验。那是生平第一场的斗鸡,如果没记错,该有二十多年了。

在砂拉越的一个村落,生活朴素简单,村民平时没有太多的娱乐,斗鸡是其中一种消遣。只要有人愿意出几块钱,就可看一场激烈的搏斗。

出场的公鸡,雄赳赳,气昂昂。为了胜利,主人还特别在它们的脚系上一把小刀子。当主人双手一松,公鸡便扑向敌手,张喙舞爪,使劲地攻击。

数个回合之后,一只公鸡的鸡冠被利刀削下一大片,但它仍然英勇抗敌。两只公鸡,斗得沙尘滚滚,难分胜负。后来,另一只颈项也挨了一刀,鲜血直流,哀鸣几声,终于不支倒了下去,身子不断地抽搐。

胜利的那一只,虽然筋疲力尽,但是还使劲地拍着翅膀,发出胜利的啼声。

围着的观众,也发出了呼声。间中有得意的,也有失望的。

我看了,心里有点难受。

人啊,把快乐建立在鸡的痛苦上,把愚昧强加在好胜的弱点上,高高在上地主宰了它的命运。

斗鸡这个活动,不论是在东方或西方,从以前到现在,都还是很常见的。

斗鸡残忍,可斗鸡也曾让一个人得到开悟。

话说,日本剑侠宫本武藏,多次与高手比武,每次皆获全胜。有一天,他在院子里观看双鸡相斗,悟到“在更高的地方,有一对眼睛在看着。”,因此从执著中走出来,不再四处与人比武对敌,而且还将自己毕生对剑道的感悟写成一本书,书名为《五轮书》。这本书后来成为‘日本管理的真正艺术’,他自己本身也因此成为令人崇拜的武士之一。

不但如此,《五轮书》还成为了美国哈佛商学院指定的必修课本。它与《孙子兵法》、《战争论》齐名,是世界三大兵书之一,深深影响20世纪许多的人。

人,往往要到了某个境界,才会知道不必刻意将别人比下来。即使把所有的对手都击败了,自己就会快乐吗?也不知哪一天,在哪一个角落,还会有高手的出现,怎么比得完呢?

如果,常常记得在更高的地方,有一对眼睛,在看着我们。

或许,我们会生活得更扎实,更美好。